共和党或掌两院 奥巴马拟用新议程应对不利局面

美国总统奥巴马计划为未来两年制定新的政策议程
  中新网11月3日电 据美国《纽约时报》3日报导,面对中期选举后共和党可能同时掌控参众两院的局面,美国总统奥巴马计划为未来两年制定新的政策议程,思考能与共和党达成哪些妥协,留下哪些政绩。   不利事件的发生,以及另一次中期选举失利的可能性,令奥巴马遭受两面夹击。即便一些顾问敦促他重新考虑执政方式,奥巴马还是指示自己的团队,为其总统任期的最后两年制定一个政策议程,来重拾前进动力。   白宫几乎没有人预期这次选举会对奥巴马产生有利影响,不用等到周二(4日)的选举结果公布,高级助手们就已经开了数周的会议,为他总统任期的最后两年制定计划。由于预期新的国会不太友好,他们正在考虑与共和党之间可能达成哪些妥协,来扩大贸易、整顿税收,建设道路和桥梁。   自从两年前赢得连任以来,奥巴马已经失去了公众的支持,而且在国会山基本上无力推动议程,因此如果共和党成为了众、参两院的多数党,总统议程获得大幅进展的希望就很渺茫了。但是,如果共和党人全面掌控了美国国会,而不再仅仅只是一个阻挡党,双方可能就有了达成交易的诱因,至少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活动席卷华盛顿之前,有一个很短的时间窗口内会是这样。   助手们说,无论有没有国会山的合作伙伴,奥巴马都将继续行使其行政权力,来推进气候变化、移民、能源、同性恋权利和经济问题上的民主党政策。实际上,奥巴马在选举之后可能很快就会宣布,将单方面对移民法规进行大幅修改,数以百万计在美国非法居留的人,会因此更轻易留下来。当然,很多总统在其任期的最后几年里,都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外交政策上,因为在这个领域,他们可以更加自由地选择方向。   “还有很多时间来把事情做好,”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鲍勃?凯西(Bob Casey)说,“对于他能在未来两年内完成什么,我非常悲观。”在一些白宫助手的眼中,凯西是总统在国会里最亲密的盟友之一。   但是,当他本周看到选举结果――如果参议院的某些席位需要进行决胜选举,那还会多花几周时间――奥巴马也将面对一个问题:他是否需要改变自己的执政方式。甚至在他最坚定的支持者中,有一部分也正在悄悄地建议进行人事变动,让决策过程变得更加开放。   在白宫内外的顾问中,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奥巴马把自己封闭在了一个日益萎缩的助手圈中。一些曾经具有影响力的顾问说,总统征询他们意见的时候少了。他们担心,白宫幕僚长丹尼斯?麦克多诺(Denis McDonough)自己承担了太多工作。   “这个圈子很小,”一位不愿具名的前政府高级官员说,此人不想被人知道是自己在议论前同事,“特别是如果共和党掌控了议会,我希望总统扩大这个圈子,从外面吸纳一些人”。   人们通常提到的一个例子,是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决定把前参议员霍华德?贝克(Howard Baker)和一个包括肯尼斯?多伯斯坦(Kenneth Duberstein)的团队,吸纳到自己的圈子中。“我只是觉得,你必须去冒这个险,走到你吸纳幕僚的舒适区之外,”这位前奥巴马政府官员说。   一些人事变动有可能会出现。总统顾问约翰?D?波德斯塔(John D. Podesta)已经拒绝了挽留,有可能在国情咨文讲话发表之后离开,以便协助前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开展总统竞选活动。奥巴马的临时助手,包括丹?法伊弗(Dan Pfeiffer)和本杰明?J?罗兹Benjamin J. Rhodes)在内,在做了八年的竞选和执政工作之后,已经精疲力竭,也在考虑是否要继续干下去。   总统顾问们在计划未来两年的蓝图时,把焦点集中在了三个方面:第一,总统无需国会批准就能推进的议程,第二,与共和党之间新形成的妥协态度,可能导致哪些立法,第三,奥巴马能够推动的一些问题,即使它们没有经由过程议会的希望,也可以为该党2016年后的核心理念制定框架。   助手们说,除移民问题之外,奥巴马还决心利用自己的权力,来推动更多的环保法规,以遏制气候变化。他们说,新的民主党州长们可以为总统带来机会,把其医保计划的覆盖面扩大到一些曾遭受共和党州长抵制的州。但利用总统权力来绕过共和党就会激怒他们,如果奥巴马想要达成一些妥协,就得权衡一下这么做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本周三早上,这个世界会变得不同,但有几种可能性,”一位不愿具名的白宫高级官员在描述战略时说。“此前我们面临的挑战就是共和党不愿妥协。周二的选举后,情况会发生变化吗?目媒介之尚早。没有人会天真地以为,状况会轻易改变。”   奥巴马的前顾问戴维?阿克塞尔罗德(David Axelrod)说,尽管深深的挫败感导致总统今年绕开了立法者,但他应该再次做出努力,与新国会开展合作。“我真的认为,他必须打探一下国会现在愿意做哪些事情,”他说。“总统不能也不会做的事情,就是把足跷在桌子,每天在日历上画个叉。”   乔尔?P?约翰逊(Joel P. Johnson)曾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任期的后期担任顾问,他说奥巴马应该在新国会组成后不久,就开始试探共和党的意图。“他要清楚表明,有一张谈判桌在等着大家,经由过程对话获得一些进展是可能的,不要抹杀这种可能性,”他说。   从某些方面而言,参议院多数党的变化未必能带来太大差别。总统提名确实能以简单多数票的方式经由过程,但最重要的立法还是必须赢得60票,才能击败拖延战术,而这个票数是任何一党都不会拥有的。一位接近白宫的民主党人说,选举结果带来的无非是“96%的僵局,还是100%的僵局”这样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