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信息» 媒体聚焦
中国核工业报:不恋花香恋地浸 转战南北献终身
——记核化冶院已故科研人员、铀矿地浸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刘乃忠
   2018年2月3日,北京通州区某殡仪馆,为已故的核工业地浸采铀专业总设计师、铀矿地浸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刘乃忠送葬的队伍排成了长龙。家属亲人们来了、晚生后辈们来了、辅导过的学生们也来了,老领导来了、老同学来了、老同事来了、老朋友也来了……有人来自东海之滨,有人来自西南边陲,有人来自新疆腹地,也有人来自塞外漠北,只为再送刘乃忠最后一程。深情的缅怀化作潸潸的泪水,洗绿了松枝、洗白了悼菊,挂在人们的脸上,也淌在人们的心中……

  而此时,在刘乃忠的妻子苏翔鹰的潜意识中,他又一次打起行囊出差了,只不过这一次走得更远,不知要去多久……

  1986年,大学一毕业,刘乃忠就进入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工作。30多年来,他与科研团队一起,从西南边陲转战到天山脚下,再到科尔沁草原,直到2016年才真正回到单位。其间,他与地浸采铀结下了一生的不解之缘,为我国地浸采铀技术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不幸的是,因罹患癌症,他生命的历程定格在了2018年2月1日,年仅54岁。

  这一生,他从不蹉跎、从不虚度、从不沉溺,有一分热,就发一分光。他的品质就像道家所说的“水”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他不求岁月如常,不恋满地花香,为自己所钟爱的事业贡献了有限的一生。

  以苦为乐,以苦为荣

  刘乃忠是化冶院的地浸采铀专家。所谓地浸采铀,就是在不开掘矿井巷道、不使矿石发生位移的情况下,对可地浸砂岩型铀矿布置工艺钻孔,从注液孔注入溶浸剂,使之与天然铀进行充分反应,经抽液孔提出地表,再采用萃取或离子交换等工艺手段对天然铀进行加工,是集采、选、冶于一体的铀矿采冶工程。这一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野外”。

  在新疆的戈壁深处,夏季地表温度经常升到50℃以上,把鸡蛋放到地上,用不了多久就被烤熟了。除此之外,沙尘暴也会光顾地浸实验现场。每到这时,大风裹挟着沙石把简陋的寝车打得乒乓作响,早上醒来嘴巴里满是沙子,有人干脆戴着口罩睡觉。上下班途中如果遇上沙尘暴,就只能趴在地上等待或者匍匐前行。

  对于地浸采铀人而言,不只风餐露宿是常态,聚少离多同样是常态,本单位同事互不相识也是常态。因为一年365天,他们有300多天都会出差在外,有的人甚至直接挂职到项目企业多年,直到企业正常生产运营了才回到核化冶院。要想把这一行作为毕生事业来追求,对于常人来说实属不易,需要从业者具有坚韧的意志品质、吃苦耐劳的身体素质、忘我的奉献精神和工作干劲儿,当然还要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无条件地热爱它。

  刘乃忠就是众多地浸采铀人中的杰出代表,而他对铀矿冶事业的无限热爱,在他一次对其从事财会工作的妻子惟妙惟肖的描述中可见一斑:在地下几百米至几千米,甚至目前人类还无法到达的地球深部,住着很多很多的“帅哥”,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天然铀。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层深部,他们孤独地生活了数亿年之久,每位“帅哥”心中都有一个崇高而美丽的梦想,那就是总有一天他们会来到地面上,完成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使命。他们期盼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每位“帅哥”的面前都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天使,于是他们迅速恋爱、结合,将爱情产生的巨大化学能转化成电能和其他能量,为北方严寒的冬季送去温暖,为酷热难耐的夏天送去清凉,为风驰电掣的高铁提供动力,为千家万户带来光明……而与这些“帅哥”结合并带他们走出黑暗的“天使”,就是针对各种不同砂岩型铀矿床研发的地浸采铀工艺……

  同事杜志明至今对刘乃忠在新疆512矿矿区的办公室兼宿舍记忆深刻。那是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土坯房,不大的窗户,没有玻璃,只有一层塑料膜钉在几根窗棂之上,房间内靠墙的位置是一张单人床,床前摆放着一张普通的桌子,上面堆满了资料和书籍,正对着房门的墙上贴着八个大字——“以苦为乐,以苦为荣”。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曾说:“如果有人能够为他所承认的伟大目标去奋斗……那么这才是一种真正的快乐。”刘乃忠确实找到了萧伯纳所说的那种“真正的快乐”。

  牵头攻关通辽项目,新式采铀从无到有

  一马平川的科尔沁草原,湛蓝的天空辽阔高远,望不到尽头。驻扎于草原腹地的中核通辽铀业有限责任公司,首创了国内碱法地浸采铀工艺,颠覆了传统的铀矿开采模式,用行动切实践行着绿色矿山的承诺,守护着草原的美丽。

  2006年8月8日,几个人来到了距离内蒙古通辽市60多公里车程、一个叫高林屯的地方。他们在一片半山坡上停下了脚步,望着这片废弃的井场,边比划边说着什么。这几个人后来成为了通辽铀业的创始人,刘乃忠就是其中的一员。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通辽项目地浸实验队成立,同时组建了以刘乃忠等人为代表的科研攻关团队。他们接到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要在20天内拿出地浸试验方案,其中,刘乃忠负责确定水冶工艺路线和水冶厂的设计建设。

  回想起当年的创业历程,地浸实验队队长郭忠德不无兴奋地说:那是我职业生涯当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我们分别来自不同单位,也可以说是来自五湖四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身绝活儿,又都处在最好的年龄段,只是为了一个单纯的工作目标走到了一起。大家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开展工作,相互帮助,抱团取暖,情同家人。

  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他们用了不到20天时间就完成了地浸试验方案,并报上级论证批准;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1组5眼废弃工艺钻孔的洗井和井管、潜水泵、加氧装置等设备的更换与调试;同时又在旁边不远处打了另外1组5眼工艺钻孔,并且完成了相关设备的安装与调试。10月初已经具备了两组实验井的抽注试验条件,抽注试验随即开始。

  由于水冶厂是在一座废旧厂房的基础上进行改建的,为了节省费用,厂房里原有的设备能用上的尽量用上。刘乃忠等人一方面要验证各种参数,为确定水冶工艺流程做着各种试验,一方面还要负责水冶厂的设计和施工。大概用了一个半月时间,条件试验各种参数均已达到理想状态,但刘乃忠对工作的重视程度,以及对理想工艺参数的追求可以说到了近乎极致的程度。从扩大试验第一天开始,刘乃忠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没有离开过工位一步。装填石英砂要按照粒径一层一层地装填,每一层装填都有严格的标准要求,为确保达到标准,25公斤一袋的离子交换树脂,刘乃忠和工人们一起,一袋一袋地装入并反复测算。大家都下班回宿舍休息了,他依旧放心不下离开,实在困得熬不住了,就在水冶车间里随便找点东西裹上,躺在树脂堆上睡一觉。

  除了无私的工作态度和忘我的敬业精神,同事郭忠德回忆说:“刘乃忠还是一个善于钻研和总结的人,每天晚上他都会把当天的工作统统整理出来并一一记录下来。”随着矿区面积的不断扩大,溶液的传输距离不断加长,传输的物料量也在不断加大。针对这一情况,刘乃忠一直在思索着能不能有一个更安全、更有效率的物料传送方式,于是便产生了“卫星厂”——分散吸附集中处理工艺流程,变液体输送为固体传输。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地浸采铀人实现了我国地浸采铀技术从无到有的跨越,这一伟大壮举,是地浸采铀人的光荣,也是整个核行业的光荣。刘乃忠作为其中优秀的一员,始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孜孜以求、严细探索,既注重理论联系实际,又善于在实践中分析、总结,实现了将科研成果转化为企业生产力的无缝对接。

  其间,刘乃忠共参加包括核能开发和核科学基金课题及设计项目等30余项,担任课题或项目负责人20余次,为我国地浸采铀技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仅在通辽铀业10年间,他就带领科研团队编制提交了20余项国家、国防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提出了6项关键技术创新,解决了工艺流程的瓶颈问题;提出了4项浸出液处理关键技术,突破了制约CO2+O2浸出液处理的技术难题,奠定了浸出液工业化处理的技术体系。他成为了我国铀矿地浸专业领域的总设计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高级专家,并获得了无数科研奖项,包括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中核集团科技进步特等奖等大奖。

  青山雾中隐 立善名自留

  刘乃忠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满腔热忱。他的大学同学成弘回忆说,2006年,他们的一位同学得了尿毒症,医疗费用比较高,刘乃忠得知后,毫不犹豫地把刚发下来的科研成果奖金全部拿了出来,大家劝他留一些,可他仍然坚持一分都不留。

  通辽铀业的廖天伟则回忆说,身为领导,刘乃忠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一有时间,他便会亲自下厨为大家炒菜。每当这时,他的寝室里便充满了欢声笑语,大家围坐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2017年6月,刘乃忠被查出患上了肠癌并且已发展到晚期,可他本人的心态却始终非常乐观,还常宽慰妻子要相信医学能够治好他的病。他还对医生说:“我是做科学试验的,一辈子跟天然铀打交道。这天然铀啊,老是躲在地层深部跟我们玩捉迷藏,而我们就是要想方设法把它们从地下抓出来。人类目前面对癌症也要尝试各种方法把它们消灭。你们可以把我当作‘试验鼠’,大胆用药,大胆试验,不要怕,日后我绝不会找你们麻烦。”

  治疗后期,刘乃忠非常痛苦,体重由160多斤迅速降到不足100斤,而且腹水把肚子涨得像口大锅,躺也躺不下,坐也坐不稳,身上插着各种抢救用的管子,呼吸也变得非常困难。哪怕是这样,他仍然保有着乐观的天性。同事们看到他消瘦的样子心里难过,他却笑呵呵地说:“瘦点好,不用减肥了。你们是不知道啊,胖人多么想减肥啊。”腹水太多有时抽出来难度很大,在这样痛苦的情况下他还在与周围的人开玩笑:“这下可真是覆水难收了。”

  江河不恶小谷故而成其满,贤者无违事物因此使人敬。人们自发地行动起来,从刘乃忠生病入院到离世的整整8个月时间里,每天都有人从家里为他带来做好的饭菜……人们以这种方式表达着对一个默默奉献的科技工作者,对他这个心里只装着事业和他人、唯独没有装着自己的良善之人的敬意!

  人们敬他达观知命,敬他良善之德,敬他济以和衷。他的形象也将永远深印在同事们心中。

  编辑点评:有一种精神基因叫坚守

  地浸人刘乃忠虽然走了,但他不计个人得失、始终坚守奋斗的科研人员形象依然鲜活地留在人们心中。

  从新疆腹地到塞外漠北,从飞沙走石的戈壁到荒芜人烟的草原,刘乃忠与高温作伴,与风沙为舞,从不惧怕工作环境的恶劣,也不计较工作条件的简陋,一间土坯房、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足矣,而对于工作,却始终不改极致追求。为了验证参数,确定工艺流程,他半步不离,分秒不弃,坚守在试验现场,困了就在车间里就树脂堆而卧。自1986年大学毕业到2016年这30年间,刘乃忠将辛勤的汗水毫不吝惜地洒在了地浸实验现场,将毕生的精力和智慧毫无保留地贡献给了我国地浸采铀事业,推动着地浸采铀技术不断取得突破。

  可以说,刘乃忠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一位普通的核工业人对我国核事业的执着与坚守,为“四个一切”的核工业精神在当代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最为生动有力的诠释。回溯我国核工业走过一个多甲子的春秋,钱三强、王淦昌、邓稼先、郭永怀……核工业老一辈先驱者的名字如雷贯耳。正是他们在一穷二白的条件下,硬是“勒紧裤腰带”,凭着一口气、一股劲,实现了我国核工业从无到有,取得了“两弹一艇”的辉煌成就。不仅如此,他们在拓荒期间还给核工业积攒下了一笔千金难买的宝贵财富——“四个一切”的核工业精神,铺就了我国核工业的精神底色,标注了我国核工业的精神高度,激励着我国核工业的每一位后来者。而刘乃忠正是这种精神基因的传承者、坚守者和践行者。

  核工业是国家战略性产业,值得核工业人花一辈子来坚守。当前,我国核工业正处于从核大国向核强国挺进的重要时刻,实现核工业从跟跑、并跑到领跑的重大跨越,是当代核工业人肩负的重大历史使命和责任。如何才能挑起这副重担?强大的力量从哪里来?那种以无私奉献、淡泊名利、至诚报国为特征的核工业精神,正是我国核工业不断向前发展的力量源泉。传承伟大精神基因,坚守兴核强国初心,不断开拓创新进取,终将成就新时代伟大事业。(汪锡山)

阅读:
录入: